若违此言再不能见人矣

SAUCE沙司:

咦?这不就是陈鹏年没修成的那个行宫,太子前一年因为行宫草创要杀老陈,曹寅救下来了。阿山还是非建不可,越发有意思了…

我站的西皮全世界最般配:

是有多嫌弃阿山!


“男友力”MAX

感觉关于骑马有好多搞笑的吐槽,还有哪次出巡来着说体胖的大臣就慢慢走,不要劳累了身体和马匹

看到劳累马匹差点没笑死我XDDD

SAUCE沙司:

哈哈哈,所谓夹着是揽在马上吗?

wyknxs:

上即回。至回时,便分付:“汉官不会骑马,各衙门满洲人员,夹着各衙门汉官走,莫使蹉跌。如有事,与你们讲话。”余被库公夹紧下来,幸保全无事。

太平乐事中的日本灯词

这篇文章有一些部分的格式比较复杂,没法贴全文,可以看这个链接:
http://www.doc88.com/p-9989564597674.html

以下节选:

《太平乐事》的创作与康熙皇帝的南巡在时期上是重合的。康熙帝先后六次南巡,其中最后的四次(康熙三十八年、四十二年、四十四年、四十六年)都驻跸于江宁织造署,由曹寅负责接驾。在记录康熙四十四年第五次南巡的《圣祖五幸江南恭录》一书中,不乏“织造府进宴演戏”以及“两淮盐院曹进宴演戏”的记载。既然“进宴演戏”是曹寅接驾工作的一部分,那么他让自己的戏班排演此戏,并呈献给喜好戏曲的康熙帝的可能性是存在的。
事实上,在《太平有象》一折里,大象的出现也暗示了这一点

快来南巡!!

江宁织造郎中臣曹寅谨奏,恭请皇上万安。六月初六日得接捷报,江宁士庶军民尽颂圣主功高汤武,德并轩辕,大兵未及百日荡灭噶尔旦,齐赴朝天宫建醮庆祝圣安,悬望南巡,瞻仰天颜。臣寅目击万姓欢呼,犬马不胜欣忭,只缘职守所羁,料理水陆二运缎匹告竣,即星驰进京。谨此预请圣安。
康熙三十五年六月初八日
朱批:朕亲统六师,过少漠瀚海,北征噶尔旦,皆赖上天之眷佑。旬有三日内,将厄鲁特杀尽灭绝,北方永无烽火,天下再不言兵矣。

三十五年昭莫多之战把噶尔丹的部队消灭得差不多了,噶尔丹本人还在逃。老曹知道战胜的消息第一个反应是立刻上折子说快来南巡吧……
李煦也有一个奏贺折子,奏折内容和朱批都跟这个差不多,不过没...

续琵琶(节选22,27,31,33,34出)

[这样的括号里的内容是我加的]


第二十二出 感梦


(小旦扮昭君,胡妆抱琵琶二女随上:)俺汉王嫱是也,地窟之下,忽听得有人呼名哭奠,不知是谁,趁此风清月白,不免向塚上游行一番。
<北新水令>【一声哀角汉关秋,耳边厢似听宫漏。 土花埋艳质,恨血染青坵,万古离愁,还不到地老天荒后。
<驻马听>【嫁远分忧,不惜胡沙埋皓首,画图呈丑,重劳明主泫青眸。魂羁毳幕晚行游,名传乐府干生受, 挥素手向穷泉自把鹍弦奏。
<雁儿落>【到今日穹庐几变迁,汉室将倾覆,俺长眠人犹未醒,则墓上草还依旧。】
<得胜令>【听得软语夜啾啾,好一阵怨气...

雨后遣怀

楝亭诗钞卷五
雨后遣怀

(诗题写着“遣怀”,也就是说诗中表达了他的心情,值得仔细琢磨,但是不太好懂。今天看到“蝘蜓”的解释忽然有了一个猜想。Attention一下,可能有点扯,不一定是这个意思,脑洞而已)

蝉以鸣为事,凉秋遂革音。
空摇抱枝影,未断转丸心。
緌弁想从古,壳遗传至今。
商声满天地,蟋蟀漫长吟。


起头就写“蝉以鸣为事”,说明全诗是用蝉来比喻人的,蝉鸣犹如人尽其事务责任。秋天到了,蝉鸣叫的声音也会相应改变。“转丸”很有趣,蜣螂转丸,这是天底下最脏的生物,饮露的蝉则是极高极洁的化身,他却写蝉“未断转丸心”。
这只蝉是矛盾的,它身在高处,心里却始终没有放弃回到地面上的想法,然而即使它有这样的心,还是空然...

妙玉的喝水玄学疑似出自本草新编

贾母接了,又问是什么水。
妙玉笑回:“是旧年蠲的雨水。”
贾母便吃了半盏,便笑着递与刘姥姥说:“你尝尝这个茶。”
刘姥姥便一口吃尽,笑道:“好是好,就是淡些,再熬浓些更好了。”

黛玉因问:“这也是旧年的雨水?”
妙玉冷笑道:“你这么个人,竟是大俗人,连水也尝不出来。这是五年前我在玄墓蟠香寺住着,收的梅花上的雪,共得了那一鬼脸青的花瓮一瓮,总舍不得吃,埋在地下,今年夏天才开了。我只吃过一回,这是第二回了。你怎么尝不出来?隔年蠲的雨水那有这样轻浮,如何吃得。”

雨水和雪水味道都是轻浮清淡的,而雪水更轻。妙玉这一套喝水玄学可能是出自陈士铎《本草新编》中的论水一节:

天雨水,性轻清,味甘淡,诸水之上也。四时俱可用,...

和韩菼评酒

楝亭诗钞卷五
娄江酒董别酸甜,上第青齐落二三。
拟酹一卮无藉草,满驼春色下江南。
(往时慕庐宗伯与余评酒,谓酸愈于臭,臭愈于甜,瓴瓶第列以露白为最,不无私也。贳酒德州,车过腹痛,慨涕及之。)

慕庐是韩菼。他俩以前评酒的结论是酸的比香的好,香的比甜的好。(只能接受甜酒的我感觉遭到了鄙视2333
“上第青齐”是辨别酒好坏的典故,《世说新语》:“桓公有主簿善别酒,有酒辄令先尝,好者谓青州从事,恶者谓平原督邮,青州有齐郡,平原有鬲县,从事言到脐,督邮言在鬲上住。”
他们又私心喜欢“露白”,以为最好,可能是传说用叶子上的露水酿的“秋露白”。《本草纲目》:“山东秋露白,色纯味烈。”《本草新编》:“古人取秋露以造酒,名

康熙南巡图

先说好啊,我不懂画,关于国画的东西都是网上看来的,如果说错了请多指正OTL




今天看到了康熙南巡图的第三卷,画的是济南至泰山段。怎么在巨幅长卷里找黄桑在哪里呢?找那个黄色的华盖就行了。起草稿的时候不可以画皇帝,只能画一个华盖占住位置,正稿再把皇帝画上去。

我拍的太差了,人物看不清楚,总之皇帝画得比其他人大一圈,肤色也白一圈……

康熙南巡图的主要作者是王翚,他只起了草稿,画了自己擅长的山水树石,由杨晋和其他画家绘制建筑和人物,曹荃是监画。

惜春道:“原说只画这园子的,昨儿老太太又说,单画了园子成个房样子了,叫连人都画上,就象‘行乐’似的才好。我又不会这工细楼台,又不会画人物,又不好驳回,正为这...

柳条边之外为“龙兴之地”,禁止汉人越过,他随驾到这里的时候写“刬地又分南北”(“刬地”是“怎地”的意思)、“杳杳中华梦断”、“待何时跃马归来,重绾柔丝千尺”……
“凭谁觅得雁奴消息”的“雁奴”是雁群里夜晚栖息时负责警戒的那一只,恐怕是指代身为侍卫的他自己。
他用的跟皇帝的诗还是同一个题目(柳条边望月),皇帝的就是普通的小清新写景诗:雨过高天霁晚虹,关山迢递月明中,春风寂寂吹杨柳,摇曳寒光度远空。
©横云 | Powered by LOFTER